来源:中国书画交易网 作者:佚名 点击数:

▲徐悲鸿 《愚公移山》
▲徐悲鸿 《愚公移山》

  [导语]2018年最后一个月,各家上市公司忙着清算一年账目,电广传媒冷不丁发布了一封关于出售艺术品的公告,声称将以“关联交易”的名义,由公司的子公司“湖南有限集团”将徐悲鸿《愚公移山》以2.088亿元(含税)出售给湖南广播电台。这一交易最终在深交所的一系列发问中作罢,然而有关企业收藏的原初,本质,乃至最后是否可能救一家企业于水火等一系列问题再次被搬到台面上来讨论——电广传媒内部出售天价艺术品的始末如何?企业收藏又该如何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电广传媒和《愚公移山》姻缘

  2018年6月19日,湖南电广传媒有限公司委托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进行公开拍卖的徐悲鸿《愚公移山》以极小的数额差遭遇流拍,令市场唏嘘。

▲徐悲鸿《愚公移山》2018年6月拍卖现场
▲徐悲鸿《愚公移山》2018年6月拍卖现场

  这件《愚公移山》油画作品是徐悲鸿创作于1940年的经典之作。2006年6月在北京翰海拍卖首次上拍,并以3300万元(含佣金,实际最终电广传媒取得价格为2800万元)价格成为当时最贵中国油画,买家电广传媒也因此获得一波免费的广告效应。

  2018年6月19日,电广传媒委托中国嘉德拍卖此画,约定高于1.9亿元便可成交,可最终1.89亿元的末次竞拍价格让这件作品无缘新一次的中国油画拍卖纪录。

  2018年12月15日,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为上市公司,股票代码:000917)发布了一封关于出售艺术品的公告,公告中表示鉴于此前公司拍卖的徐悲鸿《愚公移山》因投拍报价未达到最低委托价而流拍,电广传媒旗下子公司湖南省有线电视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愚公移山》布面油画以 2.088 亿元(含税)出售给湖南广播电视台。公告中指出,这次交易属于关联交易,5名关联董事回避表决,不过最终以“同意4票,反对0票,弃权0票”的结果通过了此项议案。

  如果顺利成交,这条消息在艺术圈可能会被报道为“数月前流拍的徐悲鸿经典油画作品《愚公移山》私下洽购成功,中国亿元艺术品再添丁”或者“《愚公移山》12年后价格翻番近八倍,成交价超过2亿元人民币”。然而牵扯到作品的委托方“电广传媒”为上市公司,又“正好”碰上各家上市公司整理年度总账的集中期,这时候上市公司的任何细微举动都可能引起股民更强烈的“稽查欲”,电广传媒的这一“转让出售”行为就得到不少股民的议论。

  按照公告的说法,这2亿元将分两期支付,其中1亿元于协议生效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剩余的1.08亿元则在收到作品后的5个工作日内交付。这便意味着,只要协议能够达成,买方湖南广播电视台将在两周之内,也就是上市公司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之前完成这笔支付。重要的是,财报显示,电广传媒在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分别亏损4.64亿元和1.35亿元。如果2018第四季度不能扭亏,电广传媒将面临“戴帽ST”的可能。而转手徐悲鸿《愚公移山》之后的收益足以让公司扭亏为盈而摆脱ST命运。

  拿一件半年前刚流拍的作品以高于拍场最高应价的价格卖给自己的关联公司,由此得到的收益是为了填补公司主营业务连续3个季度亏损的漏洞而不至于被“ST”……一系列“谋虑”让电广传媒受到的争议变得合乎逻辑。甚至惊动深交所向电广传媒发布关注函,要求电广传媒说明出售《愚公移山》这笔交易的必要性,与关联方湖南广播电视台而非独立市场第三方交易的原因,以及出售资产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并特别指出需要给出“半年前因低于1.9亿元委托价而流拍的《愚公移山》在半年后高于前次拍卖的流拍价格的依据,在半年之内价格上升的合理性。”

  最终,电广传媒在12月22日再发公告,公告中笼统回答了深交所的相关问题,并表示“为从根本上避免曲解与猜测,公司经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审慎协商,双方决定终止本次艺术品交易。

  企业收藏或可成为“救命稻草”

  虽然《愚公移山》的交易再次遭遇“流产”,但交易失败的主要原因落在“涉嫌关联交易,即左手倒右手”和“大市场对私下洽购的标准没有达到共识,导致私洽价格存疑”两处。相反,通过公开渠道获得的艺术品增值收益被视作上市公司的合法收益已经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其中可能扭亏为盈的巨额收益也让大家意识到艺术品作为企业收藏的重要性。

  电广传媒在关于艺术品经营的说明以及终止本次艺术品交易的公告中特别指出“艺术品经营是公司的主营业务之一”。

▲李可染 《万山红遍》拍卖现场
▲李可染 《万山红遍》拍卖现场

  电广传媒自2006年起开始艺术品经营,十多年来已累计投资艺术品 200 多件,累计投资额逾 12 亿人民币,中国近现代大师的经典作品是其主要的投资方向,如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吴昌硕、黄宾虹、林风眠、傅抱石、李可染、靳尚谊等。其中已经有部分作品让电广传媒取得了丰厚的回报。2007年,电广传媒在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以3504万港元买下李可染的《万山红遍》。2012年6月份,该作品以2.93亿元人民币成交,仅这一件艺术品的收益就超过2亿元。

▲李可染 《万山红遍》
▲李可染 《万山红遍》

  2010年,公司注册成立了北京中艺达晨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专业的艺术品投资管理,并于同年发行了第一期艺术品投资基金,至2012年的总规模达到3亿元,到2015年,中艺达晨基金管理数达到5只,总规模超过20亿元。

  今年年初,电广传媒的评级报告显示,2014-2016年,公司存货逐年增长,年均复合增长31.35%。截至2015年底,公司存货20.26亿元,较年初增长18.36%,其中的主要功劳就得归功于公司开展的艺术品投资业务。2018年8月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电广传媒存货31.43亿元,公司存货由库存商品(14.44亿元)和经营性艺术品(10.01亿元)构成。从具体数据上看,2016年电广传媒在艺术品经营部分获利1110万元,占全年总收入的0.15%,2017年在艺术品经营部分获利超过1.8亿元,占全年总收入的2.08%。

  企业收藏不止有经济效益

  艺术品收藏获利让一家企业摆脱财务危机的案例早在几十年前就被传为佳话。

  1973年底,英国受经济危机影响,通货膨胀严重超标,为避免通货膨胀引发的资产流失,英国铁路养老基金会当时的负责人克里斯托弗·勒温决定,从基金中拿出相当于如今的2亿英镑的钱来投资艺术品。以基金会的名义陆续购入了包括印象主义绘画,欧洲古典主义绘画和中国瓷器等版块作品共2425件。并于1987年到1999年间,在苏富比(微博)拍卖全部脱手,共计获得了约13.1%的平均年收益率,远远高于同期的债券投资回报率。这一案例至今还被业界内外津津乐道,也被视为最成功且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基金)投资艺术品的成功案例。

  近年来,以企业名义参与竞拍的企业数量越来越多。2017年春拍,山东雷丁新能源集团以3.45亿元购得黄宾虹精品《黄山汤口》,不仅刷新黄宾虹世界拍卖纪录,也让山东雷丁新能源火了一把,这是最明显的广告效益;

▲元 任仁发 《五王醉归图》
▲元 任仁发 《五王醉归图》
▲傅抱石 《风光好》
▲傅抱石 《风光好》
▲吴镇 《野竹图》
▲吴镇 《野竹图》
▲傅抱石 《郑庄公见母图》局部
▲傅抱石 《郑庄公见母图》局部

  苏宁集团仅在2015年和2016年两年时间内,就从拍场购得4件精品,任仁发的《武王醉归图卷》超过3亿元竟得,傅抱石的《风光好》和《郑庄公见母》以及吴镇的《野竹图》也均超过5000万元成交,据说是为即将落成的苏宁美术馆做准备,这是典型的企业文化效益;

▲徐悲鸿 《九州无事乐耕耘》拍卖现场
▲徐悲鸿 《九州无事乐耕耘》拍卖现场
▲徐悲鸿 《九州无事乐耕耘》
▲徐悲鸿 《九州无事乐耕耘》

  受不稳定的大经济环境影响,宝龙集团,复星集团、大连万达集团、侨福集团、中国民生银行等都早早加入了这一收藏大军,新疆广汇曾购入数件亿元作品,从徐悲鸿的《九州无事乐耕耘》,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到李可染的《井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祭侄文稿》赴日引争议 文物交流中的各种潜规则
·下一篇文章:2019年国内艺术品行业六大猜想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非我站原创的,按照原来自一节,自行链接) ,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
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相关内容

2019年国内艺术品行业六大猜想

冯善书

书画交易每年100亿,山东亿元收藏富豪超百人

李解

乾隆帝一生收藏了多少奇珍异宝

佚名

2016中国艺术品产业博览会金秋盛大绽放

佚名

投资艺术品基金950万打水漂

佚名

全球扫货的中国艺术品买家

佚名

英国遗失的艺术品网络博物馆上线

杰夕

八旬英国老人捐赠70幅通草画 填补广州收藏空白

邓琼等

投资误区:艺术品走入二级市场误区

陈光

收藏外国艺术品大有学问

佚名